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后面写道贾宝玉头疼欲裂,满口胡话,疯疯癫癫,眼看剩了一口气,家里的人竟然连去世后穿的寿衣甚至棺椁都准备好了,可见这次事故有多严重。赵姨娘终于称心了,在贾母旁边煽风点火:“老太太也不必过于悲痛。哥儿已是不中用了,不如把哥儿的衣服穿好,让他早些回去,也免些苦,只管舍不得他,这口气不断,他在那世里也受罪不安生。”看到这里,赵姨娘幸灾乐祸的嘴脸真是跃然纸上。
  • 疑心最集中得表现就是宝玉“见了姐姐便忘了妹妹”,因此便每每讥讽宝钗,察言观色。然而一旦“衡芜君兰言解疑癖”,宝钗送来燕窝,又说了些须贴心话儿之后,她便视宝钗如亲姐一般,推心置腹得做起知己来。认了薛姨妈为母亲,对宝琴直呼妹妹。甚至袭人奉茶时,宝钗喝了一口递给她,她也毫不计较接过喝下----如此含蓄而又坦然得表白了敬爱之情。
  • 可包含:唯一标识、标题、关键字、摘要、来源、类型、正文、作者、创建时间、备注等的任意组合
  • 修改已有互动资源
  • 刘姥姥张口说找太太的陪房周瑞,按理周瑞在王夫人面前很有脸面,管理贾家的田租地亩。可这些门子都不睬瞅她,说明两个问题。